帝王策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十二年前,他在庭院一隅播下一粒種子,仿佛這樣就可以留住手心殘留的余溫;八年前,他坐在庭院中,觀了一夜花開,回憶起那年驚鴻一瞥的驚艷;五年前,他高坐云端,一策驚天下,回首心滿意足地握住了掌心的溫暖。

  今年,南樵莊庭院中,他微微笑著,袖手觀看這盛世綿延,帝國永續。

第1卷 暮色長





第1章 歲朝



  世上有一名為鶴的生靈,孤高自傲,不落塵俗,凌然獨立世外,自云霧間俯瞰凡塵。

  在顧意眼中,宇文滁便是那如鶴一般的人物。

  宇文滁,是她的未婚夫。兩年前,在兩個孩子都只有十歲的時候,兩家訂下婚約。在貴族之中,這樣的事情并不少見,可當初宇文滁的母親,莞寧大長公主提及此事卻讓人措手不及。

  顧氏門第也不算低,可比起莞寧公主府,這門婚約顯然是高攀了。就算是顧氏的嫡女顧詡,論起身份依然差了莞寧大長公主的次公子許多。

  可人世間的事情就是這樣奇妙。

  議親那日,顧氏族長攜夫人和兩個女孩兒上門,兩家議到最后,讓兩個孩子見上一面。宇文滁站在大廳中央,只看了一眼,就走到兩個女孩兒里年歲小的那個面前,說:

  定親可以,換這個。

  當時大長公主和駙馬都在場,大長公主雖然沒有說什么,可臉上的神情卻默許了宇文滁的臨場變卦的胡鬧。顧氏能怎么辦?當然是捏著鼻子認了。

  之所以是捏著鼻子認下的,倒不是顧氏對這門婚約有什么意見。讓顧氏難以接受的,還是宇文滁舍了族長嫡女,反而挑中在場的另一個不起眼的女孩兒。

  在場的兩個女孩兒里,一個是族長嫡女顧詡,年紀大了宇文滁一歲整。另一個就是顧意,剛好跟宇文滁同歲。

  后來顧意問起宇文滁,當時在廳里怎么就看中了她,宇文滁想了很久。

  “大概是因為你比她好看吧。”這樣睜眼瞎的話,她偏偏從他臉上看到了全然的認真。“當然,我不喜歡比我大的。”

  可事實上,顧意的生辰比宇文滁還早一個月。

  此后,顧意也不再問這個問題。

  只是到底上了心,說什么都放不下了,她反而大大方方每天往南樵山跑,穿梭在顧宅和南樵莊之間不亦樂乎。

  憑心而論,宇文滁是個極佳的成婚對象。

  僅從相貌一項來說,宇文滁就能壓過世間萬千少年,初見宇文滁,顧意就是被他的長相所惑,才在宇文滁問出那句話時愣愣點了頭。

  那張臉上真的是女人都會嫉妒的美,卻又生了一雙劍眉,使整張臉不至于陰柔,反而添了三分峻拔氣。

  論氣度,大長公主府出身的宇文滁比起府城中的那些紈绔子弟不知強出多少。

  門第出身自不必多言,這天底下除了皇家,有幾個門第能高過大長公主府去?那等人家,也是顧氏高攀不起的存在。

  不提顧意自己的想法,對顧氏來說,宇文滁實在是個妙不可言的聯姻選擇。

  大長公主府的門檻高不高?

  自然是極高的,高到顧氏連攀附的念頭都不敢有。那位名聲在外的大公子年十九了,至今也不曾定親,可如顧氏這般的家族,卻沒有一個敢上門試探的。因為都清楚,門第差距太大,大長公主絕不會允許自己的長子與小門小戶糾扯不清。

  是的,在真正的權貴階層眼中,顧氏這樣的家族只能算小門小戶。出了安丘府城,基本沒人認得,可不就是小門小戶么。

  那位大公子,不是這等小門小戶能肖想的。

  可宇文滁卻大不相同。

  同樣出身大長公主府,二公子宇文滁頗不得大長公主喜歡,早早就搬出了大長公主府,名義上是養病,可內中意味都心照不宣。平素里宇文滁也是默默無聞,幽居南樵山,幾乎叫人忘記了大長公主府還有位二公子。

  這樣的宇文滁,出身高門,卻又恰好讓顧氏勉強高攀得上。最妙的是,大長公主府也有意擇低門聯姻,最后才會一拍即合。

  只可惜顧氏百般算計,婚約是定下了,可與大長公主府聯姻的人卻非嫡小姐顧詡,而是堂小姐顧意。

  顧意無法去揣度族長乃至顧氏的心思,也不愿揣度。最后嫁給宇文滁的人是顧詡還是她,對顧氏來說都不重要,可對她而言,卻是關乎一生的大事。

  因為除了宇文滁

閱讀全文


快乐彩中奖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