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進村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鬼子進村
睡夢中,鼻子下帶著一撮胡子的幾個鬼子進村了,說要幫助大家伙致富,彌補以前帶給中國老百姓的創傷。
一開始,大家都不相信,因為鬼子以前留給大家伙的傷害早已根深蒂固,對他們要幫助大家伙都嗤之以鼻。
村里有對夫妻青山、花兒夫婦一貧如洗,雖有十幾畝良田,奈何上有年邁的父母下有6個年幼的兒女,過著艱難的生活。
青山一心想發家致富,結果誤入賭債,被債主追債險些被剁了手指。被鬼子知道后幫助他還了賭債,還幫助青山夫婦在村里開了小賣部,日子過的蒸蒸日上。青山夫婦十分感激鬼子們的幫助,到處向鄉親們宣講著鬼子的好處,期間遭受了不少白眼,但大家伙也看到了在鬼子的幫助下青山家逐漸好的生活,慢慢的逐漸接受了鬼子,在鬼子的幫助下大家伙建起了無公害蔬菜大棚,蔬菜遠銷國內外,大家伙的生活也越來越好。
青山的腦袋瓜靈活,信譽也好,生意不斷擴大,后來他的糧食生意輻射周邊十幾個村子,成了當地首富,也因此被大家伙尊重,大事小情都請他去陪客說話。
逐漸的接觸到的人越來越多,其中就結識了一個叫紅的寡婦,紅長的酷似潘金蓮,性格也開朗,一來二去,兩個人混到了一起,期間被花兒也聽到了閑言碎語,花兒雖是氣的不行,但是愛青山、愛面子的花兒心想青山只是玩玩而已,只要自己一心和他過日子,青山定會懸崖勒馬、回心轉意。誰知后來青山越來越明目張膽,甚至某些公開場合青山紅兩個人竟公開成雙入對,花兒十分生氣去找紅理論,碰巧聽到鬼子正在秘密開會內容,原來鬼子“用心良苦”,明的是幫助大家伙致富,暗地里想釜底抽薪,計時成熟卷款逃跑的陰謀。花兒驚出一身冷汗,決定告訴青山真相,誰知青山大罵花兒一頓,說這是什么年代了她無事生非,解放這么多年了不可能有這樣的事,還認為花兒是神經了,而且越加疏遠她。花兒又向大家伙說,大家伙還嘲笑她,說花兒是被青山在外面找人氣傻了,誰沒事干花幾十年騙農民,農民有個啥可騙的。后來花兒干脆找到了鎮領導,結果鬼子們正和在那,領導把她把她叫到一邊嚴厲的批評了一頓,說要是她在胡鬧就叫青山把她送到榆林。
花兒真的神經了,沒有人同情她,就連兒子媳婦都說她沒救了。2013年臘月二十八是她的生日,她一個人孤苦伶仃、冷冷清清,晚上12點大笑了三聲,第二天上午兒媳婦發現她雙眼直瞪著天花板早已沒有了呼吸,享年53歲。
當青山得知妻子死了時,如遭晴天霹靂,因為他這段時間外面的確有了外遇紅,但他還是依然深愛著花兒的,他和花兒可以說從小青梅竹馬,自由戀愛,青山老爸雖說是個軍人立過二等功,但他們家確實地地道道的一貧如新,而花兒的爸爸一開始是村里的支書,后來被上調到鄉里當了鄉長,家境比青山家強之十倍,他們兩個結合花兒爸爸一直認為門不當戶不對,一直持反對意見,曾經因為這事和花兒鬧翻說只要她和青山結婚就斷絕母女關系,至今沒有來往。但是這并沒有阻擋住愛情,花兒選擇了和父親決裂,還是嫁給了青山,青山也十分愛花兒不僅僅是因為花兒長的好,主要是因為花兒最懂他的心。
花兒—青山的好妻子死了,青山要自己親自最后送她一程,為了不受打擾,他緊緊的反鎖了門,他淚流滿面為花兒凈了面、凈了身、穿了最新買的花衣服,他痛哭流涕,哭了一場又一場,不斷回憶曾經的愛情和花兒的生活片段,最后哭暈過去了。
花兒送走了,青山在紅的陪伴下又一次紅紅火火做起了生意,而且生意越做越大,兒子雖不爭氣也被他安排到了鎮機關做干部,兒媳婦門當戶對也很能干幫助他打理生意,周圍鄉鄰無不羨煞。

由于青山信譽比較好,再加上鬼子的扶助支持,可以說財力雄厚,這些年他的糧食生意做的順風順水,別人收不上來,他家門口日夜排隊,好多老百姓都把糧食存到了他家。
鬼子的生意據說在全國各地都有,有幾次還拉青山去參觀,說只要青山干他們會一直大力支持,另外還可以做些金融生意,這個來錢更快……
于是青山開始了金融,也就是吸納百姓的存款,當然利息比銀行高,于是一時好多鄉里鄉親都把臨時用不著的錢,包括養老錢暫時不娶媳婦的錢都放到了他家,不過這個青山也是說到做到只要大家伙誰用錢第二天就給人家,不管用多用少,從不食言。
一時之間青山家就像一個銀行。
就這樣又過了好幾年,大家伙的生活過的都風聲水起,花兒也早已被眾人忘記。可是青山不知怎么就是忘不了最后整理花兒衣物時發現的花兒最后留言:小心鬼子,每當他獨處時,他都呆呆的望著那熟悉的字跡,好像陷入某種沉思……
2016秋收季節剛開始就下起了連陰雨,雨下的不大但一下下了兩個多星期,天剛放晴青山不知接了誰一個電話,只見刷的一下臉色變的刷白,好像一時得了某種急病,臉色刷白捂住心口凝著眉頭,唉聲嘆氣了不知幾天。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不知是誰得到了小道消息,說鬼子自上個月回國到現在沒回來,青山好多生意包括糧食、金融都是和鬼子有千絲萬縷的瓜葛,鬼子不回來—青山要敗家了,如晴天一個霹靂,百姓之間炸了鍋,若黃河之水開了口,大家爭先恐后的去找青山要錢。
一開始青山還拿些錢分給大家,可不多久就宣告自己生意做賠了,無錢還大家了,現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債,只要把錢要回來一定還大家,然而放出去的錢如潑出去的水,放出容易要回來難啊。青山不住的給鬼子打電話,可鬼子如人間蒸發一樣,電話那頭一直都是您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后再撥,青山幾乎崩潰,要知道……
好事不出門 壞事傳千里,一時間哀嚎遍野,剛還富得流油的村莊,瞬間貧窮到了極點。
柱兒家有良田十幾畝,再加上這幾年做些小本生意,這幾年也掙了些,由于青山的信譽好存錢出的利息高,一開始只是在那少存了些,后來幾年下來看沒啥事,看著別人都拿高利息,于是把二十多萬準備下一年到城里買房子的錢全存到了青山家,誰知偏偏剛存了沒半年就出了這事。
柱子懊悔到了極點…
可是他又一想欠賬還錢天經地義,我不管你青山發生了什么事,我的錢反正是放到了你那里,你就必須還我錢哪怕只還我本錢,要不然咱們沒完。于是接連幾天拿著賬條去了青山家,堵青山。誰知事情遠遠沒有柱兒想的容易,青山的兒媳婦都說青山去要賬了,要回來都立馬給他送去知道柱兒家也不容易等等,起始柱兒還信以為真,接連幾番都是這樣,柱兒有些按耐不住的怒火,忍不住說了些難聽話,可人家兒媳婦一看這樣早已哭哭涕涕……
柱兒心碎,不過還是這天清早堵住了在外地的青山,青山一開始說話還可以也說去要賬了云云,說錢很快都會要回來,他還有好多不動產,不行就變賣還大家伙錢,只是不夠分…誰知這一過又是一年大半年,這一次過大年柱兒等等又堵住了在家的青山,誰知青山卻義正詞嚴的說:你們去告我吧……
柱兒等等一臉的傻懵,呆呆的看著眼前的賬條,這賬條上哪里有青山的簽名,只有他的大兒子云鵬的名字……
青山你這不是使詐嗎?看來你早有預謀啊。
告你,好,要不是看在都是街里街坊沾親帶故的原因,大家伙早就告你青山了,還容你在這猖狂,無賴,不相信現在共產黨領導下法治社會還能讓你這等老賴橫行,我們沒法咋你,難道政府還治不了你嗎,走,到鄉政府告他去。一時間柱兒等等叫囂著,理直氣壯的直奔鄉政府。
鄉政府面南背北,有一座全鄉最為氣勢莊嚴的三層小樓,領導們正在會議室里開會……
柱兒原以為在青山家放錢的只有自己少數人,誰知到鄉政府一看,我的媽呀,黑壓壓一片,數不清多少人都在等領導狀告青山,一打聽據有心人不完全統計,此次有五百多家受損失,涉及周邊五六個村莊,總計金額三千到四千多萬,震驚,不過在震驚的同時柱兒心里反倒有點兒了平衡,最起碼心里不再那么懊惱,雖說還是滿腔對青山的憎恨,但卻有天塌砸大家想法。
鄉書記親自接待了告狀群眾,發表了義正嚴辭的演講,氣憤填膺,說請大家放心,鄉政府已經了結此事,一定會讓青山還大家錢,老百姓掙個錢不容易,欠賬還錢天經地義,青山不還鄉政府會陪著大家狀告他,國家是有法治的。但是話又說回來了,如果告青山等等,可以這樣說第二天就會把他們抓起來了,關監獄里。但是請大家想想如果把他爺們都抓起來了那接下來誰還大家錢呢?等等云云。
(不過中間也出現個小插曲,書記說大家把錢放到他那里主要大家是為了高利息,有好多人群起而駁之,好在書記及時圓了過去。)
老百姓還是老百姓,三言兩語被書記說的鴉雀無聲,柱兒等等只好懷揣滿腔期待回去等鄉里的信。
不過事后大家得知 ,那天鄉里做了個決定,讓云鵬回家和青山把這件事情解決了,而且下了死命令,不解決百姓的事就不要在鄉里上班了,聽到這個消息大家像是受傷的傷口撒上了消炎藥,有了點安慰,想著青山家有了這點壓力肯定會還大家的錢的,有了希望。
終于在年終說要給大家發還一部分錢,今年暫還百分之五,明年再換百分之二十,后年再換百分之二十,以此類推最后一年還百分之三十五,而且還得簽下保證書等等。有一部分心里罵著娘去簽了合同,他奶奶的要自己的錢還需要簽下“賣身契”,俺可不是楊白勞。還有一部分人嘴里嘟嘟囔囔,鬼子會變好人就不是鬼子了,這個青山可精明著呢,吃下的肉他會輕易給你吐出來,看吧又不知道在耍什么陰謀詭計;反正一時之間說什么的都有,弄的人心惶惶。
中間由于柱兒和幾個人的爭取和努力,鄉黨委書記和青山去一家公司要賬,到地竟然發現公司老板是書記的老同學,老同學非常慷慨說既然老同學跟來了說啥也要給點兒,當場拿了六萬…
后來這六萬交給柱兒,他又帶領幾個人平均分給了五百多戶,只是他們幾人每戶收取了10元費用,說這是跑前跑后的錢,結果每人分得了一千多,還有青山又從家里拿了兩萬交給了柱兒,說這是家里僅有的錢讓他發給大家伙,不過這事當時只有柱兒在場,于是他起了私心,想獨吞。不過沒有不透風的墻,花兒娘后來不知咋知道了這兩萬塊錢的事,私下里找到了他,柱兒只好給花兒娘了三千,千叮嚀萬囑咐叫她出去不要說這兩萬塊錢的事,花兒娘滿口答應。
蚊子蒼蠅都是肉,一百塊錢也是錢,大多老百姓還是去領了,而且隊伍排了老長,只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是沒辦法,聽說過兩月5號還還錢,沒辦法等著吧。
書上常說光陰似箭日月如梭,這兩個月老百姓過的卻度日如年,只有青山家覺得這日子過的賽過人造飛船,雖然說已經有些絕望,但是還是一遍又一遍的撥打鬼子的那個電話號碼,多么希望奇跡……
某月的五號終于到來,然而青山沒有再拿出半毛錢還債,只是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好多洋酒,嘩啦啦堆滿了他家的糧倉,說要錢沒有,要洋酒有,而且隨便拉隨便抵,一件洋酒6瓶裝,抵價680元,我的個天吶,消息一出簡直像炸了鍋,紛紛譴責青山做的不地道,然而就是這還是去了幾波人先品嘗了洋酒,在呲牙咧嘴中柱兒質問青山這是什么酒,只見青山搖頭晃腦拿著一瓶標著橫七豎八的洋文的酒說這是抵賬抵過來的,洋文我也不認識,據說是俄羅斯的還是什么國家的白蘭地酒還是威士忌來著,我也沒辦法去要賬人家說要錢沒有,這酒還是強拉回來的,哎我太難了,為了要賬我幾天都沒吃個飽飯,幾夜都沒睡個囫圇覺,小孫上個學期開學交學費差一百塊不夠還是一個同學幫我墊上的。
在一片唏噓當中有幾戶欠的少的咬了咬牙抵了幾件。見再無人抵賬,青山開著擦的明晃晃的小轎一溜煙離開了,柱兒等很多人則是咬牙切齒,惱的牙根疼,紛紛譴責青山不地道欺騙大眾,說鄉里不管,一致同意上青山糧庫搶回屬于自己的糧食。
果然第二天吃過中午飯,柱兒等人二百來號憤怒的開著拖拉機、拉著板車沖向青山一個糧庫……
說是憤怒,其實大家都是老百姓根本沒經歷過啥事面,所以一路心里一直懷揣忐忑心里突突的,如果是演電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有點假因為他們大多連走路都有點打哆嗦不聽使喚,但是心里大都在說要不是青山禍害自己那么多錢自己咋想都不會來這一著,那可以說是我們一滴血一點汗掙過來的啊,這是我們拿回自己的錢,拿回自己的錢怎么也不算犯法吧。
由于哪個糧庫在隔壁村,大家的聲勢同時也驚動了其他人,于是人數又曾加了,當然有許多是吃瓜群眾,不過就這還是增加了大家的信心……
正在午休的青山突然聽到大門口一陣嘈雜喧鬧,慌忙披衣出去,一看眾人的氣勢,早已嚇的六神無主,一時之間不知該怎么是好,慌亂間呲著牙瞪著眼高喊“這是我的”登上一臺鏟車,朝著大眾推去。不過畢竟是他欠大家的,心里有愧,開的速度不是那么快,就這急紅了眼的青山還是狠狠的把鏟車擋在了大門口。
沖在隊伍最前面的柱兒此時早已也急紅了眼,年輕氣狀的他一把拉開鏟車的門,嚇的青山害怕打他慌忙從另一邊棄車,慌慌間也顧不得了他的小情人紅兒還在院內,逃離現場。
由于大家的目的是拿回屬于自己的糧食和錢,所以都沒有干啥出格的事,只是柱兒把鏟車開離大門,群眾沖到糧倉。
“媽媽,這不是我們家的糧食,我們搶別人的糧食,我們是不是壞人。”
然而當面對金燦燦的小麥的時候,大家卻大都住了手,因為這畢竟不是他們賣給青山的糧食,雖然他欠大家,大家只希望他能還大家的,但是這要給他搶了這是不是大家犯了法,一時大家本來都顫抖的心都處在猶豫徘徊當中…
柱兒看到這個情況心里也不是滋味,我們太難了,后來一狠心,既來之則安之,誰叫他青山說話不算數,欠錢不還,鄉政府還管不了…
柱兒顧不得別人自己揮锨裝了起來,別人一見柱兒裝其他人也不顧那么多了……
也就在大家即將裝好準備拉走之時,突然警笛長鳴,無數個警察手持盾牌、長勾、槍械呼啦啦沖進糧庫把眾人包圍,后面緊跟著氣勢洶洶的青山和鄉政府等等官員。本來都戰戰兢兢的眾人瞬間嚇的更驚弓之鳥,一時傻臉了,有幾個膽小的婦女小孩一時之間嗚嗚的哭了起來,好像自己成了無惡不作的罪犯,干了天大的傷心事。只有柱兒等幾個膽大的站在最前面高喊“干什么,你們這些警察為啥不明事理保護壞人不保護好人……”
鄉書記走到了大家跟前說明了一切,說他理解大家的心情,不過大家這樣做是違法的,一切自有公斷,鄉政府管不了還有縣法院,縣法院會給大家一個說法,替百姓伸冤……雖然事情很清楚但是……
事情僵持了一下午,最后決定還是由鄉政府協助眾人到縣法院起訴青山—走正道。
第二天天氣晴朗但七八級的大風吹了整整一天。
說起打官司,很多人都特別怵,俗話說屈死不告狀,而這次特別又是去縣級法院更是很少有人去過,老百姓更別說了,自從那次鄉書記叫大家去縣法院打官司以來大家一想到此事腦袋都是蒙蒙的,柱兒懊惱極了,怎么辦?看來鄉政府管不了了,難道說縣法院就管得了嗎?如果接下來不去縣法院還能去什么地方?總不能這么多年辛辛苦苦掙的錢就這么打水漂吧?
柱兒找好多人商量,他們也都有不同的想去,青山多年做生意人緣廣,因此一部分人懷疑這次鄉里不好好管是不是青山請他們喝酒了和給他們送禮了,這要是到縣法院告還不都一樣嗎,青山有錢隨便送點禮,大家的官司還不一個球樣,要不憑啥這么清楚的事他就是不還錢,何況到縣里那么遠又需要花錢這錢還不知道啥時間要回來。另外也有人說應該去,現在習主席查的這么緊,他們不敢收禮瞎胡搞,何況咱這事是幾千萬的大案子,而且還牽連這么多人,咱只要一直告下去他要敢胡弄,咱就一直往上告,不相信還就沒王法了,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不去永遠沒指望,他們不會把錢給你自動送過來。還有一部分持觀望態度,唯唯諾諾,說不行要么就拉他點洋酒。
說什么的都有,柱兒等等一時心亂如麻,不知如何是好,想了好久只好再次到鄉鎮咨詢以及多方打聽…
然而更可悲的是(-)現在大家的賬都是欠在云鵬名下,而云鵬名下根本沒任何財產,他們家的財產都在青山和云鵬媳婦名下,雖說還有其他幾個子女,然而根本說不上瓜葛,青山更是在其妻子過世后把一切事物交給了云鵬,自己另起廬舍,因此青山不認賬,還說自己可以還大家,不過這是替云鵬還賬,不是自己欠大家。(二)云鵬和其媳婦不知什么時間搞了個離婚證,說兩人早已離婚,因此也不愿意承擔債務。
柱兒等等這個氣啊,因為他們心里如明鏡般,這都是青山耍的把戲,作為多年的鄰居誰還不知道青山一直操控著整個家,云鵬夫婦一直恩愛有加,這是他青山早早的就猜到鬼子要有一手,他反過來要轉嫁給大家,人說虎毒不食子,可他……
柱兒等等深深明白官司自己肯定會贏,關鍵是被告必須是青山、云鵬媳婦和云鵬,讓他們三個當事人一起還,要是單單是讓云鵬還,那只能中了青山的圈套,竹籃打水一場空,所以他們也不傻直接就把青山他們三個就列為了被告,而且強烈要求他們一塊還債……
最后還是到了縣法院,也是不得不到縣法院,一開始人數不足十分之一,不過縣法院的法官說這是民事案件,大家的心情可以理解,不過告狀是需要要證據的,這需要大家下去找然后提供給法院。柱兒等等一時更加蒙圈,這是不強人所難嗎?老農民能有啥證據?老百姓上哪里搜集證據?這不是扯淡嗎?
激動之余和法官吵了一架……
好在縣法院的法官素質不賴,經過一番耐心解釋和說服教育,大家才逐漸認識到鬧到這已經不是簡單的鄰里糾紛,法官判案不是靠主觀臆測而是看證據,理是理法是法。
俗話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不柱兒等等經過漫長的煎熬,四處奔波打聽咨詢以及明察暗訪,再加上百度搜索,終于你一點我一點,收集了好多所謂證據,當然這期間不乏受到冷嘲熱諷,歷經有詞無人當庭去立證的狀況,但就這已經不易,死嗎當活馬醫吧,如果要是還是打不贏官司那也沒辦法,誰叫咱是老百姓呢?無錢無權無勢,這話說起來自己都覺得有點悲涼,但的的確確是事實。
青山這幾天也不好過,原因是他也不想做個壞人,自從事發以后他每天都在做各種噩夢,夢見鬼子拿槍指著自己,說這是罪有應得,夢見紅兒在自己被陷進泥潭時不住的嘲笑自己,說自己是天下最為可憐之人然后飄然而去。夢見自己辛辛苦苦創下的家業被法院拍賣,百姓們嘲笑自己。夢見自己掉下懸崖,任怎么呼叫孩子老婆他們都不看自己一眼依然遠去……
噩夢中醒來青山每每都是一身冷汗,精疲力竭,好似自己剛剛經歷一場生死劫從鬼門關爬出來,不過他覺得自己太難了……
還好還有紅兒不離不棄,不過不知為啥,自從鬼子卷款之后,紅兒變的異常冷漠,像塊冷冰一樣,好似這一切與她沒有半點關系,自己只是個看客,青山對他越來越琢磨不透,越來越覺得陌生……
但是多年的生意精把他也養成一個勢力之人,到手的錢總不能就這么白白給人吧,一旦就是都給了不但債沒還完還落下一世罵名,自己家所有人都會變成窮光蛋,到那時所有人也會更加對自己家人唾棄…
就眼前這個情形來看,法律還有很多漏洞可鉆,群眾還是好糊弄的,不還他們他們也怎么不了我,他們頂多惱一輩子,但是我的錢還在,我還不是照樣吃香喝辣的,開著寶馬車人來車去誰敢低看,不就是……

縣法院要開庭了,上訴的也越來越多,本來不足十分之一的人數一下子長到二分之一,二百多件案子一下子壓倒縣法院,而且人數還在不停的增加。
庭審(1),由于人數眾多,被一批一批安排,首先第一批原告10人,被告是青山、蓮兒和云鵬。
法庭上:法官威嚴高坐,話語鏗鏘有力,紀律嚴明。青山一臉無辜,只說一句自己所有不知情,蓮兒也說已經離異不知情,只有云鵬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愿意償還所有債務,就是自己現在沒有錢。群眾十人,老的老小的小那里經過這等事面,在開庭前雖說信誓旦旦有千言萬語,但在法庭上早已心驚的前言不搭后語,最后只是在審判長的提醒下才說:只要把錢還給俺就行。
………
庭上眾多細節咱這里不必細論。最后審判長宣布擇日宣判。
……
就這樣一批又一批,一審就是幾個月,期間柱兒因為獨吞錢的事遭了大家的白眼,不過誰也明面上沒說什么,暗地里說算是認清一個人……

不過對于這些案子法官們之后也深深感到棘手……案子是事實很清楚,欠賬還錢天經地義,但是……這是要判青山不還賬判云鵬還賬,群眾看這樣不愿意,定然還會上訴更高級法院,如果都上訴更高級法院,一旦高級法院判他們三個一塊還,那法官就……要是判他們三個一塊還,那……

地方法院在為難之余,只要檢出其中一個案子遞到中院,柱兒失去了大家的信任,青兒臨危受命,他們后來一直認為,不管打誰的官司,其實大家都應該更加團結起來,只有發動群都站出來,地方、中院才會重視,于是中院那次好多人都去了,掀起了不小的影響……
不過中院到底是中院,林庭長經驗豐富,曾經是偵察兵出身的他一下子就聽出來了案子的癥結所在,又經過走訪群眾和青山詳談,他以為青山等等一家人理所應當的應該償還債務,鬼子那里是青山的另一個結,如果鬼子那里處理好青山這里順理成章就解決了。林庭長開庭后叫到了青山,就這事嚴厲的批評了他,說 …
青山等等敗訴了,所有的家產全部被執行分給了大眾,就這其實老百姓們只得到了應還的三分之一,最后由于這一事件由于青山和蓮兒不認罪在社會上影響十分惡劣,青山和蓮兒分別被判有期徒刑兩年,而云鵬只能帶著娃們搬進來他們那年久失修的老宅。后來大隊實在看他們可憐給他們辦理了低保。
兩年后在一個晴朗的早上青山兩鬢斑白,拖著疲憊的身體出了獄,看看同出獄的蓮兒不僅失聲大笑,可這笑聲卻比哭還令人難受。此時遠處過來一輛高級轎車噶的一聲停在了青山身邊,青山剛想說些什么,卻只見遙遙下落的玻璃里面露出了鬼子和紅兒的面孔,還沒來的及青山發話,鬼子指了指打開的車門讓青山上去,青山本來都帶著氣,心想上就上,看你還耍什么花招。云鵬和蓮兒剛想攔下青山,只見小汽車一溜煙走了…
在黃河邊紅兒冷冷的呆在車里,鬼子柱著拐杖望著濤濤黃河,青山滿臉怒氣,等待著看鬼子如何解釋。
原接下來鬼子講了個故事,青山才明白原來如此。
當年在中國抗日戰爭時期,鬼子的父親木藤年輕氣盛帶著鬼子來中國游玩,結果被青山的父親當作奸細抓緊起來了,由于語言不通,后來在用刑當中小心被失手打死。木藤死了,撇下了鬼子母子,艱難度日,鬼子深深記下了青山父親巖堂的名字,暗地里發誓日后此仇必報,然而他卻想不到該怎么報這個仇,畢竟因為當時日本是侵略中國的,這事一直困擾著他,直到那一年有個中國大學同學林建議他到中國投資,但是那時青山的父親早已因肺癌去世,鬼子知道后很是泄氣,不過后來這事被秘書紅兒發現了,為了討好鬼子她出了如此這般這般如此一個主意,鬼子十分滿意,結果安排紅兒做這一切,紅兒本來就是鬼子戰爭時救下的慰安婦,于是才有了這一切……
只見鬼子先嘆了口氣,然后說:好了我的仇已經報了,說實在的如果當初你爹把事情弄清楚我父親只是個游客而不是軍人,也不會出現此事,其實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替父報仇的,看看你們現在的下場,好了一切扯平了。
青山如從云中墜出,原來如此,可那是老爹犯下的錯誤,你怎么又加到我頭上,心里也是一時仇怨四起。恰在這時遠處聽到一陣呵呵大笑,“這戰爭害了太多的人,看來一郎兄還有怨言啊。”
青山抬眼一看來人卻是林庭長,原來林庭長早年去鬼子國留過學,林庭長就是一郎的那個叫他來投資的同學。
經過林庭長的一番說辭,最后一郎也認識到了自己的不對,最后幫青山還了余下的債,青山也給百姓道歉,說自己心中有鬼,要不然也不會犯下如此之錯,以后要本本份份做人,再不做虧心之事。
茫茫平原,四季分明,突然一曲抬花轎把我從夢中驚醒,才想到今天上午還要去開庭…

第1章 青山發際



睡夢中,鼻子下帶著一撮胡子的幾個鬼子進村了,說要幫助大家伙致富,彌補以前帶給中國老百姓的創傷。
一開始,大家都不相信,因為鬼子以前留給大家伙的傷害早已根深蒂固,對他們要幫助大家伙都嗤之以鼻。
村里有對夫妻青山、花兒夫婦一貧如洗,雖有十幾畝良田,奈何上有年邁的父母下有6個年幼的兒女,過著艱難的生活。
青山一心想發家致富,結果誤入賭債,被債主追債險些被剁了手指。被鬼子知道后幫助他還了賭債,還幫助青山夫婦在村里開了小賣部,日子過的蒸蒸日上。青山夫婦十分感激鬼子們的幫助,到處向鄉親們宣講著鬼子的好處,期間遭受了不少白眼,但大家伙也看到了在鬼子的幫助下青山家逐漸好的生活,慢慢的逐漸接受了鬼子,在鬼子的幫助下大家伙建起了無公害蔬菜大棚,蔬菜遠銷國內外,大家伙的生活也越來越好。
青山的腦袋瓜靈活,信譽也好,生意不斷擴大,后來他的糧食生意輻射周邊十幾個村子,成了當地首富,也因此被大家伙尊重,大事小情都請他去陪客說話。
逐漸的接觸到的人越來越多,其中就結識了一個叫紅的寡婦,紅長的酷似潘金蓮,性格也開朗,一來二去,兩個人混到了一起,期間被花兒也聽到了閑言碎語,花兒雖是氣的不行,但是愛青山、愛面子的花兒心想青山只是玩玩而已,只要自己一心和他過日子,青山定會懸崖勒馬、回心轉意。誰知后來青山越來越明目張膽,甚至某些公開場合青山紅兩個人竟公開成雙入對,花兒十分生氣去找紅理論,碰巧聽到鬼子正在秘密開會內容,原來鬼子“用心良苦”,明的是幫助大家伙致富,暗地里想釜底抽薪,計時成熟卷款逃跑的陰謀。花兒驚出一身冷汗,決定告訴青山真相,誰知青山大罵花兒一頓,說這是什么年代了她無事生非,解放這么多年了不可能有這樣的事,還認為花兒是神經了,而且越加疏遠她。花兒又向大家伙說,大家伙還嘲笑她,說花兒是被青山在外面找人氣傻了,誰沒事干花幾十年騙農民,農民有個啥可騙的。后來花兒干脆找到了鎮領導,結果鬼子們正和在那,領導把她把她叫到一邊嚴厲的批評了一頓,說要是她在胡鬧就叫青山把她送到榆林。
花兒真的神經了,沒有人同情她,就連兒子媳婦都說她沒救了。2013年臘月二十八是她的生日,她一個人孤苦伶仃、冷冷清清,晚上12點大笑了三聲,第二天上午兒媳婦發現她雙眼直瞪著天花板早已沒有了呼吸,享年53歲。
當青山得知妻子死了時,如遭晴天霹靂,因為他這段時間外面的確有了外遇紅,但他還是依然深愛著花兒的,他和花兒可以說從小青梅竹馬,自由戀愛,青山老爸雖說是個軍人立過二等功,但他們家確實地地道道的一貧如新,而花兒的爸爸一開始是村里的支書,后來被上調到鄉里當了鄉長,家境比青山家強之十倍,他們兩個結合花兒爸爸一直認為門不當戶不對,一直持反對意見,曾經因為這事和花兒鬧翻說只要她和青山結婚就斷絕母女關系,至今沒有來往。但是這并沒有阻擋住愛情,花兒選擇了和父親決裂,還是嫁給了青山,青山也十分愛花兒不僅僅是因為花兒長的好,主要是因為花兒最懂他的心。
花兒—青山的好妻子死了,青山要自己親自最后送她一程,為了不受打擾,他緊緊的反鎖了門,他淚流滿面為花兒凈了面、凈了身、穿了最新買的花?

閱讀全文


快乐彩中奖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