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人回避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一天到晚光寫書就費勁心思,哪有功夫寫什么概況,你且看著,我且寫著,我只能告訴你,這是我生前寫完的最后一本書……………

第1章 古墓




己亥年,秋。考古系教授夏建國,領一班考古隊員赴HN省工作,巧見一工地施工,挖出一座古墓,他立時向有關部門申請,須自己親自帶隊,前往發掘。


古墓占地千傾,除主墓室,尚有左右側室,及諸多配室,陪葬之物更是不計其數。先后出土文物繁多,如漆器釜甑,青銅刀劍,金銀玉器,又有食物數十種,雞鴨豬犬,牛羊魚鮮,俱在其中。

傍晚,天色漸暗,考古人員,手不停歇,一個接一個的文物破土而出。夏建國欣喜若狂。遙想過去,每次發現古墓,都被前人所盜,古物被掠一空。然而這座古墓,保存完整,陪葬無數,堪稱奇遇。夏建國一邊慶幸,一邊小心翼翼地把手中剛出土的寶鼎放進密封盒中。


且說夏建國抱著寶鼎,感覺里面好像有水,他索性搖了搖,果然有潺潺之聲。夏建國心說,“這難道是古人釀造的好酒嗎?也或許是地下水意外滲入。我不妨打開看看。“打開寶鼎,夏建國驚訝地發現,鼎中不僅是水,還浮著八九片藕片,夏建國驚嘆,這不是古人烹出的一碗蓮藕湯,又是什么!他立刻拿起相機,拍下了一張照片。方才放下相機,再看那些藕片,遇到空氣,瞬間氧化,已經化成粉末。夏建國一聲苦嘆,后悔自己不該這般心急。


發掘工作,大體順利,約莫晚上,九十點鐘,夏建國便叫人清點文物,收拾工具,準備回去。眾人原路上車,尚未駛出古墓范圍,忽來一陣怪風,風中若隱若現一婦人哀嚎。這哀嚎聲,時遠時近,若有似無,時則清楚,時則模糊,如是人在耳邊低語,聽得異常真實。夏建國以為自己幻聽,轉身問眾人道:“你們可聽到什么聲音?”一眾人點頭稱是,夏建國反不知所措,須知他平素,不信鬼神,而此時此刻,面臨這般古怪場景,心中委實不安,便催促司機,加速行駛。

月近中天,車至市區,沒多時,尋見一招待所,要了房間,放好文物,吃了飯食,夏建國便吩咐眾人,各自回屋休息。

且說夏建國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腦海中不住回蕩,那女人哀嚎。恍惚間,窗外突降大雨,電閃雷鳴,夏建國下床,走近窗戶,打眼一看,窗外有雨,窗上有霜,難辨雨勢,他扯袖要擦,突然,一個女人的蒼白嘴臉,貼在窗外,正和他四目相對。夏建國哪里受得這般驚嚇,身向后退,腳跟不穩,摔倒在地。抬頭再看窗外,空無一物。夏建國手腳酥軟,猛喘粗氣,好一會兒方恢復心神。回到床上,夏建國苦笑心道:“也許是我勞累過度,產生幻覺。朗朗乾坤,哪來那么多的鬼神。”

一夜無話,次日天明,夏建國洗漱完畢,計劃召集眾人,查驗文物。剛出門,便隱約聞到一股腥臭,夏建國并未在意,穿過走廊,卻覺臭味,越來越重。而且走廊,出奇安靜,要知道,招待所條件有限,房屋簡陋,也不隔音,身在門外,須能聽見,屋內有人打鼾,但眼下不聞一聲,夏建國心說不好,急敲每人房門,然而許久無人回應。夏建國彷徨失措,胡思亂想,難道他們攜物私逃,又想,不對,這些人跟隨自己,最少五年,豈能不顧情義,偷盜文物,陷我不義。正想之時,走廊兩邊房門,忽然自動打開,腥臭撲鼻而來。夏建國定睛一看,房間里的同伴,都被挖去雙眼,吊在梁上,血流如注。夏建國一介教授,何曾見過這般慘境,立時頭皮發麻,雙腿一軟,滄浪倒地,昏死過去。

夏建國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醫院,床邊除醫生外,還有三個警察。警察見他醒了,直問經過,夏建國不知所以,只把那天事情,如實交代。警察詳記筆錄,夏建國反問道。“他們真的都死了嗎?”警察道。“是的。”夏建國道。“兇手是誰,你們抓到了嗎?”警察道:“沒有兇手,都是自殺。”夏建國懵了。“怎么可能?他們好好的,為什么要自殺?”警察道:“我們也很困惑,但是從法醫的鑒定結果來看:一,現場沒有打斗痕跡。其二,他們是用剪刀挖去了自己的雙眼,剪刀上也只有他們自己的指紋…看著是挺詭異,但綜合以上證據顯示,他們的的確確都是自殺…………”

話說考古人員集體自殺,有關部門,為之震動,多?

閱讀全文


快乐彩中奖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