邕城記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故事的主角梁福生高中未畢業就決心外出闖蕩,發誓要干出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但一直都不如意,在社會底層掙扎,在各種沒什么技術含量又掙不到錢的工作中徘徊。

  轉眼幾年時間很快過去,事業卻沒有什么起色,一無所有的他也該到了成家的年紀。為了給相愛七年的女友一個交代,為了籌集結婚所需要的錢,他借債開了一家隆江豬腳飯,最后失敗負債累累,女朋友也離開了。

  處于人生低谷,事事不如意的他,沒有躲在被窩里哭,而是痛定思痛,決心要活出個人樣來。他開始審視自己,挖掘自己的現在的資源,以及這個時代的痛點,最后抓住機會,賺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還完了債,買了車買了房。然后投身于自己苦苦念叨的養老產業,與一群牛逼的伙伴一起開創了一個時代的佳話。

  

邕城記封面

第1章 塵埃包裹的共享單車





第1節 風口中的豬



  “站在臺風口,一頭豬都能飛起來。”——雷布斯的飛豬理論。

  在今天這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中國,人們談論最多的無疑就是風口了。而最火最瘋狂的風口要數2014年——2018年的共享單車了,可以這么說,大部分人都是先知道共享單車后知道共享經濟。共享經濟這個概念隨著一夜之間遍布街頭,瘋狂生長的共享單車而成為普通民眾最耳熟能詳的經濟學詞匯。

  中國共享單車市場已經歷了三個發展階段。2007年—2010年為第一階段,由國外興起的公共單車模式開始引進國內,由政府主導分城市管理,多為有樁單車。2010年—2014年為第二階段,專門經營單車市場的企業開始出現,但公共單車仍以有樁單車為主。2014年至2018年為第三階段,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以小黃車、摩拜為首的互聯網共享單車應運而生,更加便捷的無樁單車開始取代有樁單車。

  2014年,北大畢業生戴威、薛鼎、張巳丁、于信4名合伙人共同創立ofo,致力于解決大學校園的出行問題。2015年5月,超過2000輛共享單車在北大校園。ofo也走出北大,在其它七所首都高校成功推廣,累計服務在校師生近90萬次。

  2016年,ofo在廣州召開城市戰略發布會,宣布正式登陸廣州,同時也宣告著共享單車開始走出校園。2016年4月,摩拜單車在上海上線,在APP上實名注冊,并繳納299元保障金,即可租用,ofo也迎來了它最大的競爭對手。同年11月,大量風投涌入,之后至少有26個共享單車品牌成立入局,加入廝殺,其中甚至還包括共享電動自行車品牌。這26個品牌包括:ofo、摩拜、永安行、小鳴單車、小藍單車、智享單車、北京公共自行車、騎點、奇奇出行、CCbike、7號電單車、黑鳥單車、hellobike、酷騎單車、1步單車、由你單車、踏踏、Funbike單車、悠悠單車、騎唄、熊貓單車、云單車、優拜單車、電電Go單車、小鹿單車、小白單車、快兔出行等。

  在全國瘋狂生長的共享單車看似繁榮的背后,卻隱藏著巨大的危機。當時幾乎所有的共享單車運營公司都沒有找到屬于自己的盈利模式,租金仍是它們最主要的營收來源。而每半小時也1.5元的租金收入卻無法支撐起公司運營所需的龐大開支,居高不下的單車損壞率,單車私占、被盜,車輛的調配成本,以及車輛維護,公司人員開支等,這些都在考驗著共享單車這個新興的商業模式。

 沒有有效盈利模式,而單靠天使融資注入的資金是堅持不了多久的。在發展遇到瓶頸的時候,他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雖然租金無法支持企業的發展,但隨著用戶的增加,用戶的押金達到了一個可觀的數額。一輛自行車的押金普遍是199,有十個人使用,那么押金就可以達到1990,這遠遠超過了自行車的成本。理論上一輛自行車可以注冊的用戶幾乎是無限的,由此帶來的資金數量非常可觀。據權威部門統計,截至2017年底,共享單車用戶押金數額已經達到600多億元。用戶一旦注冊,短時間內是不會把押金取出來的,這就使得這筆龐大的資金具有了可操作的空間,靠押金盈利也變成了可能。

  龐大的押金數額,讓共享單車企業們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一種新的商業模式由此

閱讀全文


快乐彩中奖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