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我的農村丑夫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平凡女尊生活一對一,當一個現代的普通女人遇上農村的丑夫郎,會如何治愈他千瘡百孔的心,講述兩個溫柔的人,一段溫柔的情~^ - ^文筆渣,純粹自樂

第1章 序



王秀花擔憂地從自個兒的碗里拿起一條紅薯往我碗里放:來,爹分你一半。
我有些尷尬地向王秀花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推托道:不用了!你自個留著吃哈,我不太餓。
不餓也要吃啊,你傷得這么重,不多吃東西身休能好?王秀花說著便又夾了些菜放我碗里,瞧著桌上五個人就屬我碗里的吃食最多,這下我更不好意思了。
我叫陳正苗,而剛才那個顯得很關心我的人是我的爹爹王秀花,本應該是這樣的,但又不是這樣,因為王秀花的確還是那個王秀花,我卻不是他的女兒陳正苗,我不過是在他女兒殼子的一個游魂罷了。
我真正的名字叫陳圓,現代一個平平無奇的女人,因為一場車禍,機緣巧合下我進入到斷了氣的陳正苗身體里,并用她的身體活了下來,對此,我感到非常感激,只是。。我看了一眼坐在我左側低著頭小口吃著碗里雜糧的林美君,心頭一陣苦笑。
王秀花見我瞄著林美君,以為我對他有什么不滿,便自顧自地瞪著他,語氣不善道:你這夫郎怎么當的,咋一直只顧自己吃,你妻主的胳膊傷成這樣,使力都廢勁,你都不關心關心她,給她夾個菜很難嗎?
林美君被這番呵斥,眼神里有些無措,一時揣著碗的手都有些不穩,陳正苗的小妹陳柱子這時嚼著東西口齒不清地插話:結富加的咚西姐她布會芝的。
娘親陳啟芳見狀,不悅地掃了她一眼:好好說話!
陳柱子聞言,小小的身軀抖了抖,半響的功夫把嘴里的東西兩三口吞了下去,朗聲道:姐夫夾的東西姐她不會吃的。
王秀花疑惑地眨眼,問:為哈呢?
姐她嫌臟,陳柱子童言無忌道,一時桌上的氣氛彌漫著尷尬,尤其是林美君,咬著嘴唇眼睛泛紅,窘迫不已。
我連忙呵斥道:就你這個丫頭會瞎說,下次再說這種話,姐可就要抽你嘴巴了!
可是。。陳柱子皺著眉還想說些什么,被我一瞪,只好把話咽回去。
等我收回眼神,只感覺王秀花和陳啟苗都有點詫異地看著我,這也不難理解,如今我身處的時地方不再是現代,而是一個奉行女尊男卑的地方,根據陳正苗的記憶,這個朝代叫越朝,只是在我從未聽過有哪個叫越朝的朝代,也沒有哪個地方是男人生子的。。
在這個朝代出生的陳正苗是大女人主義的吹噓者,她把男人當作是生子的工具,服侍人的東西,除了王秀花,能讓陳正苗正眼看的,無非也是漂亮點的男人,可陳正苗好賭成性,村里的男人對她都避如蛇蝎,誰又會愿意做她的夫郎?
看著都二十幾歲了還是個光棍的陳正苗,陳啟芳想了個法子,就是給陳正買個夫郎回來,這個夫郎正是林美君,而為什么林美君的家人愿意將兒子給惡名遠揚的陳正苗當夫郎也是有故事的。
林美君的娘親林二財很早以前就拋棄了他們父子倆,原因是林美君的父親李翠春沒能給她生個女兒,生過一胎的他身子變得很差,若是再強行懷孕生子,只怕大人和孩子都保不住,看到這樣的夫郎,林二財選擇另尋他春,休了李翠春后離開桃源村,留下父子二人,一干二凈地遠走高飛。
因為這樣,李翠春極其不喜歡林美君這個兒子,等林美君成人后更為了彩禮把他賣給了陳啟芳。
本來陳正苗對此事的態度是無所謂的,可偏偏林美君的左臉上有一個巴掌大的黑色胎記,讓他看起來有幾分丑陋,好面子的陳正苗自然是不愿意娶這個一個難看的夫郎,可迫于陳啟芳的威懾下,不得不把林美君迎進家門 。
婚后,陳正苗在家人面前對林美君愛理不理的,很少會主動談及他,關上房門后,夫妻二人獨處時,更是以拳腳相向,在冷暴力和真暴力的輪流交替下,林美君度過了苦難的兩年。
而在前天,陳正苗在賭館欠錢不還,被賭館的人打傷胳膊、腰、背后和雙腿后,在負傷回家的過程中掉進了河里,被人從河里撈起來的時候己經斷了氣,取而代之的便是我。
以陳正苗平日對林美君的態度,自然是不可能替他說話的,因此剛才我護著林美君的行為在陳正苗家人眼中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一反常態!




第2章 承



閱讀全文


快乐彩中奖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