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身為悅城風第三十九代宗孫女,雷凈梵擔負著傳承宗族血脈、守護悅城風這座百年老宅的任務。而作為福安集團老爺子最中意的繼承人,楊溪月為了完成爺爺到悅城風廂房睡一晚的心愿,跟雷凈梵注定要糾纏在一起。

偏偏自家堂弟那個花花公子也難得中意雷凈梵,并且為了她奮發圖強,戒酒戒色,偏偏自家老爺子就是過去偷了她家一代大米和一頭耕牛的長工,偏偏悅城風的宗孫女結婚也不能離開哪里……

總是有那么多的巧合,也總是有那么多的困難橫亙在他們中間。但終究,即便遲鈍保守如雷凈梵,正直忠厚如楊溪月,也逃不過心的牽引,克服重重阻礙在一起。

第1卷 相思引





第1章 初相見





第1節 悅城風



雷雨天不好,風太大,悅風這座小城在青山的懷抱里,仍然顯得搖搖欲墜。

古舊的大宅邸里,還保留著舊時大宗族的氣派,世家的傳承,到雷凈梵這里,已經是第三十九代了。和她一起守著這大宅院的,是兩個老人,一個是舊時嬤嬤的女兒月秀,還有一個上了年紀的大兵阿公,月秀的小妹月季也時常來幫忙收拾打掃。

四個人要清掃完三百多間的大宅子是很不容易的。從七月中旬開始,大雨連著下了很多天,凈梵帶著月秀姐妹和大兵阿公一起,打算進行本季度的房屋清掃工作。蜘蛛網還是盤結在屋梁上,拿著笤帚、掃把、水盆、抹布,大家在手忙腳亂之中,人人都沾了一身灰。

“小姐,這是第三百間屋子了。”月秀激動的說道,“咱們這么多日子倒是沒白忙活,已經是把大半的活干完了。”

“是啊!”凈梵笑道,“這些天來辛苦大家了。”

“可是小姐,有些話我還是得說的。”月季道,“咱現在是快打掃完了,就不說還剩下的那幾十間,這季是雨季,順著天公的人情,院子里一處擺一個大水缸,就把房間給打掃了。那下一季呢?咱們這得打掃到哪年哪月才是個頭啊?”她將抹布丟進水盆里,赤腳踞坐在新擦干凈的地板上,“而且啊,這屋子都已經幾百年了。這好多處瓦都壞了,這日曬雨淋的,好多地方都霉了。還有那個圍墻,已經有好幾處朽壞了,前兩天下雨塌了幾處,還有狗從哪里跑進來呢!”

“是啊!小姐!”大兵阿公擰起抹布就要當武器似的擺開防御架勢,“尤其要注意,不能再讓偷牛賊進來!您放心,大兵這次一定要抓住他!抓住那個不忠的長工!”

“好!”凈梵握住他的手,安撫道,“大兵阿公最厲害了!來,咱們先去吃飯,待會兒再來抓偷牛賊好不好?”

午飯的時候,月季又說了些關于大宅的事,凈梵只默默的聽著,沒有言語。作為悅城風雷家第三十九代宗孫女,她從出生起就住在這里,六歲繼任接管雷家宗族宅邸,今年她十八歲,一晃就是十多年了。

下午要去幫工,她吃完飯就早早地去了。今天是幫忙摘花,悅風雖然是一座小小的山城,但氣候條件優越,風景優美,現在國力富強,交通方便,有很多人來這里搞養殖,加上要扶貧,各種各樣的產業也一直在建,什么蔬菜大棚、瓜果大棚和鮮花基地、草莓基地的,忙時都需要人手,她來幫工,也可以得到一些工錢,總比在家里閑著好。

收工的時候,她收撿了一些因品相不夠好而被遺棄的百合花,“正好家里有花瓶,你們就跟我回家吧!”

凈梵挑了含苞未放的和將開未開的一小抱花枝帶了回去,在幾百年前,雷家的花瓶都是上好的珍品,但這么些年來,歷經歲月滄桑、歷史流變,哪些好東西是不在了。

也正是因為這里地處偏遠,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所以現在還能尋得著保存完好的這么多東西,不過也都是后來人仿的,尋常拿來玩弄,每年祭祖時拿來裝點門面。





第2節 青花俏



“秀姨,咱們家的花瓶您看見了嗎?”凈梵將花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往屋里尋去,道,“我在常用的幾個儲物間里都沒找著。”

“小姐,你說的是大的還是小的?”月秀放下手中的剪子,道,“大的應該還在宗祠哪里供著,小的我前兩天放到你的院子里了。就在你房間隔壁屏風后面的條案上。”

“好,那我去拿來插花。”凈梵穿過拱門走到她的小院,隔壁的門是好久以前打掃的了,這些日子忙著清理各個院落的房間,這里又重新積了灰。撩開竹簾,她在充斥著塵灰的空氣中隱約嗅到了一股腥味兒,將屋子的雕窗支開,光愈加透亮,一個人影若隱若現,凈梵還來不及喊,就被人捂住了嘴,最先侵入鼻

閱讀全文


快乐彩中奖规则及奖金